永利总站网址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资讯资讯

地方投资与地产降温 才能促金融结构健康化

编辑() 来源() 2013年11月8日 浏览量()

   

    日前,央行发布了三季度货币报告。与此前不同的是,央行在报告当中袒露了对通胀的担忧,报告认为“消费价格平稳运行的基础还不很稳固”,“四季度CPI同比涨幅也可能上行”,而此上一季度的表述是“物价形势相对稳定”。
    支撑这一判断的宏观背景,是报告认为当前“经济稳中向好,增长处于合理区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出现了持续回落的趋势,尽管不会出台刺激,但却允许社会融资量急剧放大,以支撑经济增长,这具体表现为中国房价迎来新一轮涨价高潮。
李总理总理表示,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余额3月末超过了100万亿元,已经是GDP的两倍了,他警告称,“‘池子’里的货币已经很多了,再多发票子就有可能导致通货膨胀,恶性通货膨胀不仅干扰或者破坏市场,而且会给人民生活带来巨大的副作用和压力,甚至造成人心惶惶。”
    近来房价又出现一轮暴涨,已经制造了一种强烈的通胀预期,再加上9月份的CPI同比破“3”,以及上半年一些地区猪瘟和禽流感等冲击肉类供给,全国各地在夏季遭遇高温或暴雨天气影响一些长生产周期的农产品或水果数量,通胀很容易在冬季来临之后显现出来,而一旦通胀预期与实际通胀相互刺激,必然会对货币政策提出挑战。
    但是,报告认为“房地产价格出现一定上涨,尤其是一线城市房价上涨幅度较大,有可能向租金及其他相关领域传导,增大成本压力”。应当说,房租的上涨已经持续了多年,已经成为很多家庭最大支出,但这部分并没有在CPI中得到更为明显的体现。而且房租的上涨并不限于一线城市,几乎是全国性的现象。当然,过去几个月一线城市的房价暴涨,必然推高个人和商业房租的价格,并由后者推高商业与服务业成本,最终传导至消费价格。
    目前,央行承担的主要任务是稳增长与调结构,防通胀早已不是重点。毫无疑问,一直以来货币政策主要是配合宏观经济政策。货币政策一直被要求将“保增长”作为最主要的任务,除非增速过快并导致通胀。现在,中国试图小心翼翼的调整结构,但是由于GDP增速放缓而不得不在稳增长的基础上调结构,这种情况形成了当前货币政策的主要背景。

    此次央行在报告中强调“不放松也不收紧银根”,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重点是“创造一个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促使市场主体形成合理和稳定的预期”,就是这种双重目标的必然结果,如果通胀再次降临,就会继续形成“不可能三角”,货币政策将可能进入首尾难顾的困境。


    报告提到了当前金融结构的问题,即虽然流动性总量充裕,但金融结构问题却导致“地方主导的高投资模式以及资源向房地产等领域集中”,事实上,这并非金融结构问题,而是增长需求与经济结构所致,因为“稳增长”的主要力量来自地方投资与地产业,一旦这两个领域熄火,增长将急速放缓。

    而这两个领域在保持增长的同时,将会对其他经济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形成挤出,容易加剧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因此,这种情况不改变,那么大量的资金可能会通过影子体系流入这两个领域,最终会导致结构更加失衡,金融风险增大,产能更加过剩,而通胀可能随时降临。这可能发生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需要现在就从源头上得到重视。

上篇:

下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