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总站网址
  • 4545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资讯资讯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读《造马工程》

编辑(邹秀芳) 来源() 2013年8月27日 浏览量()

     

      《论语•子罕》:“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如此豪情万丈坚定自身信念的言论,直教人的内心瞬时晶莹剔透起来,纯粹到无法言语。世界上总是有这样一些具备单凭一句话就可以让人热泪盈眶的人,是他们唤起了人性中最本真的善意和安良,难怪梁漱溟先生会将此语作为其人生的座右铭。人生有那么多种选择,那么多层繁复,如能守住一个信念,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值此一生让人感动呢?


      梁漱溟先生说:“我愿终身为华夏民族社会尽力,并愿使自己成为社会所永久信赖的一个人。”能够发出如此宏愿的人,他的心中怀揣的该是多么长远的人类及社会的福祉。每一个拥有一腔热情的人心中都住着两个灵魂:一个是深谙世事、阅尽沧桑的老人,一个是纯真无邪、勇敢好奇的孩童。他们因为寄居于同一个身体而自主互动,从而能够达到让平庸如我等匪夷所思和无法企及的人生境界。好比庄子、例如嵇康。哪一个不是“其行填填,其视颠颠”?

      因为读了《心影留踪》之《造马工程》,而生出查找《庄子•外篇•马蹄第九》的兴致来。虽然早没了王徽之为与戴逵相见共赏美景,从傍晚划船至佛晓,又在即将见面而返身折回的豪放不拘。却也拥有欲探访老朋友的勃勃兴致。还好,探访到庄子时,虽隔岁千载,却未失共鸣之心意。随着人类文明的累积,历史的加码,秩序的推演与加重,现有的社会尺度总在挑战人类承受的极限。为什么愈加文明的社会愈多不文明的社会现象发生,那些质朴而干脆的生活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发馊的迹象?为什么不去繁存简,为什么不克己复礼?“当是时也,山无蹊隧,泽无舟梁;万物群生,连属其乡;禽兽成群,草木遂长。是故禽兽可系羁而游,鸟鹊之巢可攀援而窥。夫至德之世,同与禽兽居,族与万物并。”如此和谐美好的生活真的回不去了吗?时代在更替,而人作为整个宇宙中的微尘,何其渺小,何其不足道。然而,为什么庄子能思考如此之深,心牵如此之广?原来人是该随波的,也只有随了波才能与时代同步,通过时代的发展迹痕,寻求广阔的人类所需所求,从而有所为。但却不该逐流,因为一旦逐了潮流,人生才是真正的湮没于滚滚洪流之中,无痕无迹可寻找。如果能随波而不逐流,能够始终怀揣那份人类该有的忧思和心灵的清远,纵有魑魅魍魉无休无止,却依然能够辨清宇宙之规律,而在不慌不乱中守护自己的信念,进而实现宏大的志向。

      三十九岁一曲《广陵散》而绝,世上再无嵇康。三千太学生为其求情免刑,却无能幸免。在教条礼法中,众多隐遁之人依然无法逃脱牵扯世流的厄运,是他不够聪明还是时代不依不饶?淡然无争,安然无求,只是想保存些许清高的个性而已,却仍然无法挣脱世事牵绕的嵇康,干净纯粹得让人心痛,无奈牵扯得让人心酸。然而在他弹奏出聂政因复仇而生出纠结心里的通感,在他面对生命即将终止之时神采飞扬地为自己的人生完美闭幕的一曲《广陵散》,在心痛心酸下油然而生了然于心的理解。有什么不能接受呢?又有什么不能放下呢?接受不可更改的世界,接受清淡安宁的信念。放下乱象丛生的世界,放下不肯妥协的自我。对立可以在两种情况实现统一,要么接受要么放下。接受是在主动与被动之间的实现,而放下则是完全主动的作为。这个过程是心智的一种历练和跨越,也只有嵇康这样的人物才能实现这样的跨度。人生不会因活得长久而显璀璨,却会因璀璨过而会长久地活在人们心中。这就是嵇康,有才有气,有智有节。淡然留给自己,华丽留给身后。守其志,从日出至日落,从才情至言行,无人可夺,无人能夺。

12

上篇:

下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