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总站网址
  • 4545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 996*350
资讯资讯

双面敦煌:数字化让千年石窟“活”起来

编辑() 来源(新华网) 2018年7月12日 浏览量()

  敦煌最具代表性的飞天,也来自不同学问的交融。古印度学问中以“天龙八部”中乐神“乾达婆”为代表的天人、天女形象,与中国传统神话中的仙人、仙女结合,形成了中国式的飞天。

  难解的敦煌

  但对普通人来说,敦煌始终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敦煌太遥远了。人们从五湖四海来到甘肃省会兰州,再西行一千余公里,穿过狭长的河西走廊,才能抵达这座小城。

  敦煌太广博了。735个洞窟、4.5万平方米壁画、2000多身彩塑,跨过千年的时间长河,为人们创造出一个庞大的世界。许多人皓首穷经,所能采撷的也不过沧海一粟。而游客所看到的敦煌,也多是讲解员用手电筒点亮的历史片段。

  更何况,这里还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印记。佛国世界的形象与寓意,对大多数人来说仍是复杂难懂的称谓。

  很长一段时间,“敦煌热”主要在学术圈。从著述论文到学术会议,研究人员从专业出发,逐步厘清了千年石窟的发展脉络,解读着这处举世无双的学问宝藏的价值。

  1987,敦煌莫高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学问遗产。世界的敦煌,该以怎样的姿态再度拥抱世界?

  “给佛拍照”

  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梅隆基金会的支撑下,敦煌研究院与美国西北大学、浙江大学等科研院所合作,拉开了敦煌石窟数字化的帷幕。

  “给佛拍照”,是石窟数字化最简明的说明。在昏暗的洞窟中,专业人员自制轨道、灯箱,分层、逐行拍摄壁画,然后利用计算机技术,将数量庞大的照片逐一比对、拼接和修正。仅实现一个300平方米壁画的洞窟数字化,就需要拍摄4万余张照片。

  “不同于修修补补,数字化本身就是预防性的。把洞窟的信息采集下来,通过影像永久保存。几十年来,大家花的力气越来越多,步子越迈越大。”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说。

  敦煌研究院文物数字化研究所所长吴健先容,30年来,画面精度已从最初的75dpi提升到最高600dpi。这意味着,采集后的图像四倍于原作,在荧幕上看远比在洞窟看清晰。

  以保护为出发点,石窟数字化落脚在了游客端。2014,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投运。直径18米的球幕影院中,通过数字化取得的壁画素材纤毫毕现,游客如沉浸苍穹之中,饱览梦幻佛宫的壮美。自此,“前端观影、后端看窟”的旅游开放新模式在莫高窟实现,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游客蜂拥至洞窟的压力。

  2016,数字化的另一成果“数字敦煌”资源库上线。30个洞窟的高清图像及全景漫游,免费在网络上公布。人们只需轻点鼠标,就能身临其境地免费欣赏洞窟景象。次年,“数字敦煌”英文版上线。

上篇:

下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